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土家野夫 > 我的微博摘录

我的微博摘录

   【很久没有写博客了,因为忙于谋生。后来发现微博是个很好玩的地方,就开始了我的微博游戏。微博是即兴式的写作,不需要大块时间,因而显得方便。微博上的每一次发言,由于马上能被呼应转发和讨论,自然也更加刺激。相当于你一个人办了一个乡村电台,你的自言自语都在你的乡邻之间传诵。老话说——独乐乐不如同乐乐,谨此推荐我的朋友们也去这里玩玩——

http://t.sina.com.cn/1830438495/profile微博改变中国——这是最近很流行的一句话。】

  • 在可见的未来,是要宽恕还是要追诉——这将是我们民族真正要面临的考验。不宽恕则面临土改式的复仇,这不是我愿意看见的血腥。不追诉,则面临社会公义的难以实现,这又将给一代代的贪腐虐杀者继续施与侥幸。这才是未来的两难困境。
  • 和解的前提必须是公布真相,没有真相就没有和解。如果作恶之后都可以无需忌惮被公布的羞耻,那罪恶就会千秋万代的重复,永远没有人感到后怕。
  • 抱歉,我确实有敌人。这是我和某兄的不同之处。如果所有的作恶都理所当然的应该被宽恕的话,那这个民族将永远没有禁忌。
  • 下午在南方报系北京中心座谈聊天,我说眼前真是到了官方和民间拼体力的时代了。每一点进展,都是一代代人拼出来挤出来的,一代代牺牲者换来的进步。
  • 基层维稳其中的主要手段是广泛发展线民,用钱买信息,这种特务政治模式,因为其非为信仰,最终既不能确保长治久安,却严重戕害民族的品质和心灵。
  • 维稳费用的剧增,其中信息费是一大笔构成。按条议价,由维稳办掌控。列入预算,却难以审计。这是眼前中国的一个未为公众确知的巨大黑洞。在高校和知识分子群落都能发展线民,对农村来说,对邻居村民一条简单的举报,却能换来不低于50元的收入,那是多数人不会拒绝的诱惑。
  • 我们要想培育一个爱邻若己的社会,事实上却越来越南辕北辙。乡村线民绝不在村干部中发展,因为老百姓会提防他们,他们往往得不到一手消息。东德当年的档案解密,大家发现自己最可信赖的亲友,却可能正好是监视你的人。
  • 在这样的社会生态之下,大家随时在任何亲友同事之中,反对做线民,以线民为耻,可以逐步减少这种卑劣成风的现象。大家任何合法抗争和表达,不需要以秘密行动方式进行——因为我确信没有任何保密可能。我们要求的只是落实我们的宪法权利,不需要偷偷摸摸。
  • 昨夜喝酒,一个朋友忽然接到儿子所在大学发来的短信——说他的儿子在组织学生上街,希望家长前往干预。我的朋友惊恐万分,怕儿子贾祸。我劝解道——你问问他是为什么,是抗日,那没事,很安全,但是很傻比。如果是援挪,呵呵,这个很危险,但是祝贺你养了一个叫人的儿子。
  • 一个83岁的老人写完了他的一生回忆,他当“志愿军”,他被反右,他下放,他身边的亲友怎样饿死。他最后对我说——这些交给你了,我也许看不见那一天,但是我要记录这些给未来作证。我们不作证,就没有人举证了。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一样。
  • 孩子,极权执政对你而言,我认为只有一样不好,那就是你也得受敏感词管制。敏感词能够摧毁你的党国吗?不能,那何必一个国家要有敏感词呢?你想清楚这个问题了,我再告诉你集权政体有什么其他不好。好吗?

2010年12月20日

推荐 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