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土家野夫 > 康先生画语【十五年前旧作】

康先生画语【十五年前旧作】

深林大都,往往有奇士藏焉。

某年春,初识康先生;遥看头大如斗,身宽似熊,顶发全颓而须毛横生,俨然古代画传中虬髯公鲁智深一辈人物,不禁心中暗自喝彩。据先哲前贤们的看法,貌之高古者必胸多奇气,形之险峻者则心深丘壑。与先生交,始悟斯论。

先生年行不惑,亦津门高宅中世传的读书种子。二十五前家被国运,尝插队陇秦一带,于胡马塞禽之中识得生活;也在漠草朔风里悟得画法。后入伍,再工人,再高考入学;科班主修西画,自习亦擅水墨;学成北还,执鞭高教,而今也是桃李半天下了。

先生之油画、壁画乃至国画,自有其馆藏、版行、堂陈及海内流布者,按下不表。余所激赏者,尤数其漫画小品。初读其作,在«读书»诸刊上。以其图配名士文,互为诠释,深得皮里阳秋之趣。后斗酒订交,过从渐密,始知先生于正统功课之余,每好濡毫磨墨,于黄裱纸上游戏文章;而所画题材,多于读书中来,亦多自家杂感或朋友谈屑。往往正经其文而梯突其意再谐戏于图,草草中浓涵幽默而别具深意。看似消解一种严肃,实则别赋一种认真;使人喷饭之余陷入沉思,牵动浮想,联系书内书外的世界而生如许感悟。

俗见以为,漫画小道,壮夫不为。未知此中上品,可作经典读,可作哲学思,可作奇文赏。康先生之读书漫画,有丰子恺漫画的笔意,有后现代波普主义的余绪,有古典人文画的情怀;为传统漫画拓宽了新的语境,是深思熟虑的坐禅者开悟后的一抹浅笑。此种似讥非讽,欲歌还泪,指东打西,颠三倒四的“画语”,足见一代艺术家的画外功夫心中波澜,实非我辈凡夫所及。

康先生善饮,往往罄瓶不醉,微醺中高起秦腔,板眼不乱,声震屋瓦;以燕赵慷慨悲歌之士而得塞上牛饮马嘶之风,壮哉好汉也。惜新来病酒,樽前持戒,口中谅已淡出鸟来。先生亦能戏,偶尔客串连续剧中恶霸歹人,无须装扮则形神足备,因此还惹来一些片约。先生亦善侃,唯与性情中人方肯口吐莲花;平素则衣衫落拓,秃首囚面,人群中横来直去,眼睛里青少白多。古人谓:是真名士自风流。以此相视先生画与人,应疑身在魏晋间矣。

先生交游多乃京中名流,一卷编成竟命区区弁言于前,实为抬爱不才。佛头著粪,诚惶诚恐!谨书片语,聊为读者诸君导游。相信画中奇妙,自有高人会心一笑!

2011年1月5日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