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土家野夫 > 身边的江湖

身边的江湖

野夫说江湖

财新实习记者 吴烨 2012年08月24日 09:59
 
 
    江湖是一个很大、在体制之外悄然存在,承载着道义、承载着我们这个民族的善良的一个地方

  主持人:

  大家好,欢迎收看影音纪事。很多人都是从散文《江上的母亲》开始知道野夫,他笔下朴素的文字让许多人为之感动泪流。今年8月的一天,野夫做客财新网思享家沙龙,与财新网网友一起分享自己对江湖、对历史的思考。

  野夫,自由作家,曾于2006年获得“第三代诗人回顾展”之“杰出贡献奖”,2010年凭借散文集《江上的母亲》获得台北国际书展非虚构类大奖,而他也是该奖项的第一个大陆得主,著有《父亲的战争》、《江上的母亲》等作品。

  自认为是江湖中人的野夫,笔下的人物也以江湖中人为主。在他眼中,江湖是什么?

  作家野夫:

  “江湖”这个词,是从庄子,庄子创造的这样一个词。江湖在庄子笔下就已经是和廊庙相对的一个存在,就是说在体制之外的一个广大的民间社会。

  《庄子钓于濮》文中提到,庄子指着湖中的乌龟拒绝了朝廷的高官厚禄,说自己不愿像庙堂中的神龟一样富贵,而愿像江湖中的乌龟一样自由。

  庄子创造了江湖,而墨家则赋予江湖具体的内涵——行侠仗义,扶弱抗暴。这种“侠文化”在几千年中影响了一代代江湖中人。参禅之人创造了“走江湖”的口头禅,而底层民众则将它改造为我们今日所说的行走江湖。

  作家野夫:

  那么这样的一个禅宗的口头禅传到了民间社会中间讨生活的,就是我们说的,杂耍的、算命的、看相的、卖药的,这些人把这个词借过来,称之为行走江湖。那这个是指我们底层社会、草根社会讨生活,在这个世界凭一技之长讨生活,他们称之为行走江湖。这样的一个阶层里面,慢慢地诞生了所谓的道门、社团、帮会。帮会是这样子一点一点诞生的。

  每当提到江湖,首先跃进人们脑海中的,或许是一些电影中黑道对决的画面。真实的江湖与黑社会之间,能否画上等号呢?

  作家野夫:

  这是对中国民间社会最大的一次污名化,一次破坏,一个诬陷。传统中国社会的帮会,更多地传承了刚才我所说的墨子的“侠文化”,是在这个世界担当公义的。只要现在去找一些相关书籍看看,民国年间的袍哥、青帮、洪帮,他们并不是以犯罪为主的,甚至根本是与犯罪无缘的。

  帮会在传统的中国社会中,扮演着何种角色?在乱世中,他们不但与犯罪无缘,更肩负起维护社会秩序的重担。

  作家野夫:

  (辛亥革命中)武汉三镇根本没有杀富济贫的现象。没有说是那家有钱我们赶快去抢。那时依赖什么呢?朝廷没了,警察没了,依赖的正是民间社会,依赖的正是古老的江湖。袍哥老大说不许乱来,大家就都不会。这是我们这个国家、这个民族真正的江湖伟大的地方。

  小说家笔下的武侠世界让许许多多的武侠爱好者对江湖心生向往,仿佛只有身负绝世神功,才能行侠仗义,快意恩仇。武术是行走江湖的必要条件吗?

  作家野夫:

  大家诸位理解的江湖,可能受金庸、古龙的武侠影响,好像江湖就是武斗的,都是会武术的人。侠之大者不一定是武功最好的人,侠之大者甚至有的是文人,文人一样可以称为侠。

  在帮派社团杳然远去的今日,江湖与大多数的普通人有何关联?江湖到底有多远?野夫认为,有一种江湖从来不需要结社,就在你我身边。这种江湖精神存于每个人心中,让人们在危难时互相帮助。

  作家野夫:

  前几天北京的大雨,雨灾,那些在雨中开着自己的车去机场接送陌生人的,这就是心中的江湖,这就是江湖精神。到房山,自发地组成队伍开车去救人的,江湖。我认为这就是伟大的江湖。

  不知不觉中,越来越多的公益组织和志愿者们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,是什么让他们投身公益,向他人伸出援手对江湖精神的信仰或许可以解释这一切。

  作家野夫:

  我信仰江湖,我信仰心中的真善美这些东西,我信仰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,你要为减少这个时代的黑暗发一份光。那么这样的江湖在民间大有人在,我结识了太多这样的人。

  古人云,衙门里面好修行。许多人带着改变体制的抱负,离开江湖,进入体制。在改善社会的问题上,居庙堂,隐江湖,孰优孰劣?

  作家野夫:

  我其实是鼓励有良知的人大量进入体制内,但是进入过后,这个体制又是一个大染缸,确实是大染缸。进入体制还能坚持行善,坚持真诚的人,是很少的。还是一切看个人的缘分。我并不鼓励大家都是“走江湖”,这个也不现实。但是总之,无论体制内外,我们都要秉承一个良知,要推进这个国家的改变,这个是我认为我们都能尽到能力的,无论体制内外。而且最终的中国的改革,我预言一句,我还是坚信是体制内外的结合,不会是单独一方力量的结果。

  野夫,这个江湖中人,曾经当过警察、囚徒、书商。对他而言,如今自由作家的身份,又意味着什么呢?

  作家野夫:

  我觉得自己找到一种最喜欢的生存方式。在此之前,我工农兵学商政党都干过,但是现在我觉得,我作为一个自由的写作者,我在大地上到处漫游。然后写我想写的东西,发表的出来,发表不出来,出不出版,对我来说都不重要。只要有网络存在,我的写作就有意义了。

  野夫,这个自由的写作者,用手中的笔,将江湖朋友们的生平写进文中,也将父辈们在动荡年间遭受的苦难家史留存在纸上。作家章诒和看他的文字,“一夜无睡,痛哭流涕”,央视著名主持人柴静则称赞他为“民间修史者”。

  作家野夫:

  我觉得我们必须要有无数个人通过自己的写作,通过对家史的写作,因为一个国家的国史是由无数个家史构成的,我们做不到去做宏大叙事的国史记录,我们做自己的家史记录总是可以的。当无数个家史反映出这样的一个时代是怎样的一个时代,未来重修国史的时候,就会逐渐还原真相。我们是一个以史为教的国家,历史是中国的宗教。像上帝带来的网络冲破了这种垄断,那么我们的写作,我们的还原历史,根本不担心保存的问题,根本不担心流传的问题了。我愿意鼓励更多的同道参与这样的写作,就是民间修史的真实含义。

  主持人:

  在沙龙上,野夫有意地将他视为大哥的几位江湖朋友引见给思享家享友们认识,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在这个时代以不同方式行使着公益,传承着江湖精神,传承着侠的品质。野夫认为,江湖就是一个很大的、在体制之外悄然存在、承载着道义、承载着我们这个民族的善良的一个地方。他希望大家即使不是江湖中人,心中也要拥有一个江湖——一个正义的江湖。

  感谢您的收看,我们下期再见! 

 

推荐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