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土家野夫 > 野夫 | 文旅重镇 诗史名城

野夫 | 文旅重镇 诗史名城

《天地诗心-夔州诗五十首赏析》代序
 
文/野夫
 
 
 一
 
世界上还没有一座小城,在千年历史中,曾经栖留往返和诞生过如此众多的诗人;并各自在此灵感迸发,抒写出万古不朽的无数诗篇。这是文学史绕不开的一座城池,是古典诗词创作的一脉巨流,是中华文化东西交流、南北融汇无从回避的一个坐标。这样一方峡江边的逼仄城郭,曾经一眼瞰尽的巷陌烟村,却是天下后辈诗人墨客,到此都要颔首致敬的山河。是过往士绅商旅,经此都要垂帆系缆,燃香遥拜和小泊顶礼的大地。
 
今之奉节,古曰夔州,就是这样一种傲岸炫目的存在。它位居万里长江之中段,三峡夔门之首页。西连川渝,东下吴楚,自古便是俊才出山和流徒西配的必经之地。作为中华文明的父亲河,南方文化的象征体——长江,经过西南中国的众水汇注,到这里已然形成洪流。当这些汪洋恣肆的波涛,切开大巴山脉和武陵山系的高崖,形成峻峭的夔门和凶险的滟滪堆,那么夔州则注定要成为大江的锁钥,成为兵家的战场,成为货殖的驿站。更重要的是,它还必将成为中原文化和巴蜀文化对冲融合的渊泽,成为历代诗歌的原生地。
 
在遥远的古代,这里有唯一的高速水路,因此诗人文官必从此处上下。又因为三峡险阻,须看汛期水情,于是过往千帆,要在这里停留。这里山水形胜,雄奇幽美;历史深厚,英雄辈出。更兼民风古朴奇异,民谣民歌遍及乡野。于是,那些稍歇倦足的雅士,登临感怀,则无不发怀古之幽情,叹山川之瑰丽,感身世之沧桑。就这样,代复一代,刻版题壁,汗牛充栋,万千帙卷记录下那些伟大的吟诵,为我们今天打造出这样一个无与伦比的“诗城”。
 
 
尊奉节为“诗城”,乃因这里除开上古无名氏歌谣之外,历代有名有姓到过此地,并吟咏过本地风物的诗人,竟然接近一千余位。而有关这里风土民情山川古迹各种题材的诗歌,更是多达一万余首。仅仅凭这样两个数据,便足以睥睨众多大都名城,甚至称雄世界。就名流荟萃、杰作累积和千年传唱而言,可以肯定地说,中国还没有任何一个县域,可以与之争锋。即便西方世界,大约也只有意大利的佛罗伦萨,在文艺和美术而不是诗歌方面,能够与此媲美。一个小城,以这样的一种非物质文明遗产,诗意地存在于这个星球,本身就是一个历史奇迹,是一道天地成全、岁月积淀的文艺奇观。
 
川江于此似乎故意形成了这样一个狭窄的走廊,注定要让络绎不绝的诗人在这里投卷面试,要让历代才子摩肩接踵地在此邂逅相逢,滞留神交。似乎他们不从这里走出峡谷,他们的一生便不会走进历史。不对这一片河山感动吟颂,他们的诗作便不能垂名天下。
 
诗仙李白仗剑东下和被贬西迁时,要在此盘桓歌吟。诗圣杜甫流寓夔州,要在此结庐栖留,种树写诗。诗豪刘禹锡主政本府时,要在此搜集整理民歌,推出新一代诗体竹枝词。似乎进入唐朝之后,历朝历代的名家,皆要到这里打卡报到。陈子昂、白居易、元稹、李益这些大唐才子要列队而来,宋濂、寇准、苏洵、苏辙,苏轼、黄庭坚、范成大、周敦颐、王十朋、陆游这些大宋名士要尾随而至。从明清到民国再到现当代,依旧有许多生于此住于此过于此的诗人,继续着那些前辈留下的古老传统——在夔州留下诗歌,才能走人。
 
这些群星璀璨的名字,是构成中国诗歌史的主力阵容,也是部分构成中国古代政治史的重要人物。正是这些大咖的陆续登场,才构建了奉节小城的诗歌地位。即便那些诗词语汇中常见的地标——长安、洛阳、扬州、苏杭等等古老都会,夔州与之相比,在诗史上一样毫不逊色。
 
 
“诗城”之美誉,美在厚重的征战历史,瑰丽的大山大水,奇异的民俗风情,以及代代相传的名人雅事,为这里准备了巨量的诗歌题材。每一个流连于此的诗人,皆有无数歌之咏之的话题。
 
“诗城”之雅号,雅在山高月小,水落石出,人人都有出门一笑大江横的豪气。每一个踏浪而来的离人迁客,顿生“江山留胜迹,我辈复登临”的诗情雅兴。千载以下,俊才次第穿梭,多如过江之鲫。这样的人文雅集,历久不衰,可谓当世奇观,无城可比。
 
“诗城”之专属,专在不仅往来过客能写,本地百姓也多能踏歌,“通衢舞竹枝”的盛况绵延不绝。更有趣的是,本地成长的文官武将,如傅作楫、鲍超一辈前贤先烈,也能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作品,至今传为美谈。
 
“诗城”之盛名,盛在峡江尺幅之地,却勃兴了六代文脉,催生出万千杰作。十卷本《夔州诗全集》尚不能谓之全,还有许多的轶诗遗稿仍有待搜求增辑。而非文人创作的民间口语歌诗,山曲民谣,也应当刊订补遗。
 
有此四美,我对奉节充满了敬意,更充满了妒忌。我的家乡利川,与夔州山水相连,一切乡土文化无不相似。甚至隆起于吾土的齐岳山,百里绵延到三峡,成为了夔门的右翼。但是由于我们在山后,他们在前江,千百年来,我的家山竟然没有一个诗人文士打马经过,偌大的土地,历史上没有留下过一纸诗篇。
 
 
基于对古城夔州今日奉节的熟悉和尊敬,我受命偕谭邦和、马大勇两位古诗词研究大家,一起来编写《天地诗心——夔州古诗五十首赏析》一书。因为旨在让更多读者了解此地风流,我们仅仅选取了历代有代表性的诗人,且尽量能对应今日奉节遗迹名胜的作品,一一给与解析和欣赏。我们尽量使用平实的语言,讲述这些前贤与本地的故事,挖掘出原玉中的精髓和内涵。
 
相比汗牛充栋的夔州诗词而言,这可谓沧海一粟。但是仅从这些精华来考量夔州文化的水深词厚,一样可以管中窥豹,略见其华美与绚烂。
 
这是一册童叟可诵的读本,本土长幼,亦当传承如此上好的诗风文气。奉节迄今仍是文旅重镇,每年往来江上客,也应该人手一册,以致敬眼前这个沧桑变迁的城市。
 
一卷编成,殊多感慨。更深地了解和学习了这个我少年到青年时代,时常经过的邻县。当年的老城,而今安卧水下。陵谷阡陌,沧桑巨变。但是,千百年来,只有诗人和诗歌,依旧站立在岁月长河中,依旧为我们后世提供成长的养分,提供为人处世的榜样。
 
 
谨此,弁言于前,聊申宗旨。
 
2019年3月8日于利川
 
 
凤凰台上忆吹箫 .  白帝城怀古
 
野夫
 
风卷高唐,水回涪万,峡山环抱危楼。
看雾横重嶂,浪送孤舟。
何处能寻帝子?千载后,徒见荒丘。
依门望,萧萧落木,染碧沙洲。 
 
悠悠,后来我辈,乘兴往登临,暗自生愁。
叹六朝兴废,空为王侯。
如念苍生忧乐,天下事,何必归刘。
犹堪慰,托孤人杳,未废江流。
 
作于1992年
 
 



推荐 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