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2021年01月13日 20:07

野夫 | 平生无负是书商——悼沈公昌文先生

野夫 | 平生无负是书商——悼沈公昌文先生     文 |  野夫       一     1996年正月的北京,在记忆中特别寒冷。那个元宵节按西历算已是三月,但地面上到处都是残雪。我初来北漂,借居在朝内大街南拐棒胡同某大杂院的偏房里。抬头见瓦的老房子,没有暖气和炭火,自然可以想见其中的彻骨之寒。   反正屋里坐不住,为了找工作,也得镇日去街面上溜达,以便迅速熟悉这个城市。出门右拐没多远,就看见一个灰暗的四五层L型大楼,正门挂着人民出版社,人民文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10月03日 09:41

野夫 | 永忆江湖归一醉——《一梦江湖远》代序

野夫 | 永忆江湖归一醉——《一梦江湖远》代序     人一辈子,读多少书,重要;但阅人多少,似乎更重要。尤其对文学写作者而言,这一点,窃以为特别关键。   世界上从来不乏深居简出的书虫写手,宅在家里闭门造车,引经据典;也能根据对人生的二手经验,根据从影视书籍而来的间接生活,虚构出一批精巧文章。但是,多数此类文字,构思精致而近伪,巧言令色而近妖。没有沉甸甸的原生态生活打底,没有自身所处时代的特有背景着色。那么,我视此类文字为文艺创作,而非...
阅读全文>>
2020年09月15日 09:12

野夫 | 莽汉李亚伟 (上篇)

野夫 | 莽汉李亚伟 (上篇)

莽汉李亚伟 

(上篇)

 文 野夫

 

最近一次跟他喝酒,是在十天前的大理。那天其实我们刚刚从一个酒局撤退,回到我们山水间的居所楼下,我们两双鼠目滴溜溜对看了一下,各自都笑了。我们都懂这含义——两个老傻比,还不愿散去。还得继续对酌几杯,不然何以销此长夜。于是到寒舍坐定,我搬坛子倒酒,他找烟燃上。菜是没有的,聊天扯卵谈下酒。过去袍哥的黑话叫——打话平伙。如果是男女凑合一堆,叫“打肉平伙”。...

阅读全文>>
2013年04月30日 02:58

散材毛喻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一

人,究竟要怎样地活过平生,才算不负我材?

每每夜黑酒深之际,扪心自问,甚感困惑。纵观前史或转顾周边,总有人殷勤早慧,自来便心雄万夫,别有怀抱。一生常在奋斗中,到老荣登成功学——这就算是所谓的栋梁之材。当然更多的人,挣扎泥涂,在“伟人”的所谓使命征程中填沟转壑,籍籍无名仿佛未曾于此世往还,这就是所谓的草芥之命罢。

栋梁易伐,草芥易焚,似乎都不是生命的最佳存在;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2月25日 22:45

时代周报——野夫:每一代都有渴望正义的梦想

时代周报——野夫:每一代都有渴望正义的梦想

野夫在《乡关何处》中描述了一个仿佛已经遥远的故乡。 本报记者 郭杨摄


   野夫

又名土家野夫,本名郑世平,1962年生于湖北恩施。中国自由作家,发表诗歌、散文、报告文学、小说、论文、剧本等100多万字。2006年获“第三代诗人回顾展”之“杰出贡献奖”,2009年获“2009当代汉语贡献奖”,2010年凭借《江上的母亲》获台北2010国际书展非虚构类图书大奖,《乡关何处》获2012年度《新周刊》新锐榜年度图书。

 

本报记者 李怀...
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9月06日 22:05

凤凰网专访:我写作是为了揭示这个时代的真相

 

  野夫:伟大的作家无法不书写黑暗

我是自由的写作者“野夫提刀”抱不平


  徐鹏远:野夫老师,上来还是先介绍一下您自己吧,因为您经历可能太过丰富了,您看您既走过仕途当过警察,同时也坐过监狱,出来之后又经营过图书行业,现在又从事写作,当然也当过编剧,另外也做社工,从事基层政权的建设等等,我不知道您究竟怎么样定位自己,是作家、诗人还是其他的什么?


  野夫:我自己给自己定位...
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9月04日 22:44

凯迪访谈:我为什么提倡民间修史

凯迪访谈:我为什么提倡民间修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@凯迪网络 : 【 @土家野夫 :我为什么提倡民间修史】 2012年8月24日,传奇人物土家野夫做客凯迪访谈,与凯迪网友分享了多年的写作历程,对当前新媒体环境下的言论自由发表了自己的看法,就中国民间写作问题也谈到了自己的观点。视频内容有点敏感,请谨慎观看哦。

 

@土家野夫 :迎客松后面一直还有对话……谢谢宽容。

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5日 17:25

身边的江湖

野夫说江湖

 

财新实习记者 吴烨 2012年08月24日 09:59         江湖是一个很大、在体制之外悄然存在,承载着道义、承载着我们这个民族的善良的一个地方

  主持人:

  大家好,欢迎收看影音纪事。很多人都是从散文《江上的母亲》开始知道野夫,他笔下朴素的文字让许多人为之感动泪流。今年8月的一天,野夫做客财新网思享家沙龙,与财新网网友一起分享自己对江湖、对历史的思考。

 

  野夫,自由作家,曾于200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3日 19:44

成都——西西弗书店座谈

成都——西西弗书店座谈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 摄影:梦镜7023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14日 21:57

看不见的江湖——8月1号在台北面世

看不见的江湖——8月1号在台北面世

 

  台妹的书坊:http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18873072113

  台灣出版,道地的完整一字未刪節書籍!

  南方家園出版社出版,很用心的一家出版社!
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随书独家赠送野夫特别书签

 

《看不見的江湖》散文集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目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代序:留將燧火好傳薪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篇  驪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畸人劉鎮西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幽人蘇家橋
...




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14日 21:57

看不见的江湖——8月1号在台北面世

看不见的江湖——8月1号在台北面世

 

  台妹的书坊:http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18873072113

  台灣出版,道地的完整一字未刪節書籍!

  南方家園出版社出版,很用心的一家出版社!
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随书独家赠送野夫特别书签

 

《看不見的江湖》散文集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目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代序:留將燧火好傳薪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篇  驪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畸人劉鎮西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幽人蘇家橋
...




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14日 21:44

杨渡:看不见的江湖——序

  1,

  2011,夏夜,麗江。

 

 夜色剛剛升起,夏日微雨纖細,古道酒旗正招手,歌聲飄忽迷離。

 

野夫帶著我們走過大研古城,幾乎迷失在那細如長髮、曲折如女人心事的衢巷。飄著些許酒意的小館子,掛著紅紅燈籠的茶館,流傳著異國音樂的亭子,召喚著不想回家的靈魂。

 

我半路忽然想起老威曾在此落腳數年,開了一間酒館,夜半蕭聲引來各地飄泊的酒鬼詩魂,以酒為名,一起嬉戲,互相取暖,折磨記憶。在自認是「垮掉的一代」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11日 17:38

野夫讲谈——身边的江湖

野夫讲谈——身边的江湖

    思享家丛书主创 徐晓致辞
    徐晓:大家都知道财新传媒,财新传媒旗下有财新《新世纪》周刊,有《中国改革》月刊,有财新网,还有其它很多产品。财新图书也是我们的一个重要品牌,从前年财新传媒成立的第一年开始做图书出版,已经出版了30多种书,很多书的影响也非常大,今年我们出版的思享家丛书是第二辑,一共有5本书,包括:陈嘉映的哲学随笔《价值的理由》、由上一辑思享家丛书《燃灯者》的作者赵越胜写了导读和...
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08日 13:48

《江上的母亲》与《乡关何处》目录

鉴于总有人问起这两本书的不同,在这里列出目录,供朋友们对照。谢谢!

 

《江上的母亲》  台湾版  南方家园出版社出版

 2009年5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  2010年2月第一版第二次印刷

 

上篇:挽歌

1.江上的母亲——母亲失踪十年祭

2.别梦依稀咒逝川——悼故友如波

3.生于末世运偏消——么叔的故事

4.坟灯——关于外婆的回忆点滴

5.瞎子哥

6.大水井的守望者

7.组织后的命运——大伯的革命与爱情

8.地主之殇——土改与毁家纪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08日 04:10

掌瓢黎爷

    壹

  前些年回武昌访酒,纠集了一座文朋诗友,在某“苍蝇馆子”胡吃海喝。风卷残云七仰八翻之后,我赶着去柜台埋单上账。坐堂徐娘施施笑曰:免单了,你们走吧。我好奇,要讨个由头。徐娘半嗔半笑地说:我们灶屋的厨头,说把账记他头上了,月底扣出来。也不知道他欠你们哪位的钱?

  我立马转身钻进后厨,但见一片兵刀狼烟之中,魁然立着一胖师傅,左手颠簸着炒勺,右手挥舞着锅铲。我走近,一把扳过他的肩头:黎爷,你怎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08日 04:01

柴静:日暮乡关何处是

1

两年前,在大理,他开辆老富康来接我们,说“走,野哥带你看江湖”。

他平头,夹克,脚有些八字。背着手走在前头,手里捞一把钥匙,我对龙炜说:“你看他一半象警察,一半象土匪”。

他听见了,回身哈哈一笑。

院子在苍山上,一进大门,满院子的三角梅无人管,长得疯野。树下拴的是不知谁家寄养的狗,也不起身,两相一望,四下无言。

 他常年漫游,偶尔回来住。诺大房子空空荡荡,只有一排旧椅子,沿墙放着,灶清锅冷,有废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1月24日 03:11

长治文学座谈会(2)——邀请方根据录音整理

听众:野夫老师……

野夫:别叫老师。大家就叫我野哥好不好?比我年纪大的就叫我兄弟。

 

听众:其实我比你小,只是我看着比你大。(众笑)你在这讲课的时候,我才了解到中国有这么个叫野夫的人,我说的是实话,但也不全是。实际上我的同龄人也都看过《江上的母亲》这篇文章,包括我,那时我就知道有这样一个野夫了。今天下午来的时候,我还专门在网上了解了一下,我觉得我听了你的话以后有这样一些感受,你所说的就是我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1月24日 03:11

长治文学座谈会(2)——邀请方根据录音整理

听众:野夫老师……

野夫:别叫老师。大家就叫我野哥好不好?比我年纪大的就叫我兄弟。

 

听众:其实我比你小,只是我看着比你大。(众笑)你在这讲课的时候,我才了解到中国有这么个叫野夫的人,我说的是实话,但也不全是。实际上我的同龄人也都看过《江上的母亲》这篇文章,包括我,那时我就知道有这样一个野夫了。今天下午来的时候,我还专门在网上了解了一下,我觉得我听了你的话以后有这样一些感受,你所说的就是我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1月24日 02:39

长治文学座谈会——邀请方根据录音整理

主持人:今天野夫先生来跟大家谈一些关于文学和人生的问题。按照惯例,我好像应该先介绍一下野夫先生。但我突然觉得不知从何说起,他虽然做过很多种职业,比如老师、公务员、书商、作家、编剧、制片人,甚至还有警察和囚徒,但他首先是一个行者,用他自己的话说,就是“跑江湖的”。他的一个朋友在一篇叫《醉眼看野夫》的文章里,说他好酒,好友,好文,当然,也包括“好色”(众笑),还有说他食性杂,经历杂,文风杂,因此他是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1月02日 18:08

深入他乡

变迁的时代,多数人没有了故乡——或者将家山遗忘在道路的起点。于是,所谓盛世的浮华,往往暌隔了我们对乡土中国的转顾。城市虽然不断扩张其边界,农村一点点被吞噬进其现代化的矽肺般的胸腔。但是,至今农村依旧是广大的存在,像是这个飞扬跋扈时代的一道硬伤。仿佛为了逃避那种隐痛,无数人背井离乡,将村野百姓父老乡亲漠视在近乎中古的时光深处。

而我,依稀是一个怀旧的浪人;在黄昏的余晖下,在那些日渐消逝的古老风景中,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