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土家野夫 > 文章归档 > 2012年八月
2012年08月25日 17:25

身边的江湖

野夫说江湖

财新实习记者 吴烨 2012年08月24日 09:59
 
 
    江湖是一个很大、在体制之外悄然存在,承载着道义、承载着我们这个民族的善良的一个地方

主持人:

大家好,欢迎收看影音纪事。很多人都是从散文《江上的母亲》开始知道野夫,他笔下朴素的文字让许多人为之感动泪流。今年8月的一天,野夫做客财新网思享家沙龙,与财新网网友一起分享自己对江湖、对历史的思考。

野夫,自由作家,曾于2006年获得“第三代诗人回顾展”之“杰出贡献奖”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3日 19:44

成都——西西弗书店座谈

成都——西西弗书店座谈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 摄影:梦镜7023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14日 21:57

看不见的江湖——8月1号在台北面世

看不见的江湖——8月1号在台北面世

台妹的书坊:http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18873072113

台灣出版,道地的完整一字未刪節書籍!

南方家園出版社出版,很用心的一家出版社!
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随书独家赠送野夫特别书签

《看不見的江湖》散文集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目錄

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14日 21:57

看不见的江湖——8月1号在台北面世

看不见的江湖——8月1号在台北面世

台妹的书坊:http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18873072113

台灣出版,道地的完整一字未刪節書籍!

南方家園出版社出版,很用心的一家出版社!
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随书独家赠送野夫特别书签

《看不見的江湖》散文集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目錄

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14日 21:44

杨渡:看不见的江湖——序

  1,

2011,夏夜,麗江。

夜色剛剛升起,夏日微雨纖細,古道酒旗正招手,歌聲飄忽迷離。

野夫帶著我們走過大研古城,幾乎迷失在那細如長髮、曲折如女人心事的衢巷。飄著些許酒意的小館子,掛著紅紅燈籠的茶館,流傳著異國音樂的亭子,召喚著不想回家的靈魂。

我半路忽然想起老威曾在此落腳數年,開了一間酒館,夜半蕭聲引來各地飄泊的酒鬼詩魂,以酒為名,一起嬉戲,互相取暖,折磨記憶。在自認是「垮掉的一代」的虛無年歲中,除了酒與詩與音樂之外,也確實不知道還能做什麼,就這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11日 17:38

野夫讲谈——身边的江湖

野夫讲谈——身边的江湖


    思享家丛书主创 徐晓致辞

    徐晓:大家都知道财新传媒,财新传媒旗下有财新《新世纪》周刊,有《中国改革》月刊,有财新网,还有其它很多产品。财新图书也是我们的一个重要品牌,从前年财新传媒成立的第一年开始做图书出版,已经出版了30多种书,很多书的影响也非常大,今年我们出版的思享家丛书是第二辑,一共有5本书,包括:陈嘉映的哲学随笔《价值的理由》、由上一辑思享家丛书《燃灯者》的作者赵越胜写了导读和前言的周辅成先生文选《问道者》、财新《新世纪》周刊专栏作家刀尔登的《旧山河》、一本是我的《半山为人》,还有在公众和读者中反响最大的野夫的《乡关何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08日 13:48

《江上的母亲》与《乡关何处》目录

鉴于总有人问起这两本书的不同,在这里列出目录,供朋友们对照。谢谢!

《江上的母亲》  台湾版  南方家园出版社出版

2009年5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  2010年2月第一版第二次印刷

上篇:挽歌

1.江上的母亲——母亲失踪十年祭

2.别梦依稀咒逝川——悼故友如波

3.生于末世运偏消——么叔的故事

4.坟灯——关于外婆的回忆点滴

5.瞎子哥

6.大水井的守望者

7.组织后的命运——大伯的革命与爱情

8.地主之殇——土改与毁家纪事

9.是非恩仇二十年——熊召政和我必须面对的末日审判

10.卿本佳人,奈何作贼——我对熊召政的继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08日 04:10

掌瓢黎爷

前些年回武昌访酒,纠集了一座文朋诗友,在某“苍蝇馆子”胡吃海喝。风卷残云七仰八翻之后,我赶着去柜台埋单上账。坐堂徐娘施施笑曰:免单了,你们走吧。我好奇,要讨个由头。徐娘半嗔半笑地说:我们灶屋的厨头,说把账记他头上了,月底扣出来。也不知道他欠你们哪位的钱?

我立马转身钻进后厨,但见一片兵刀狼烟之中,魁然立着一胖师傅,左手颠簸着炒勺,右手挥舞着锅铲。我走近,一把扳过他的肩头:黎爷,你怎么在这里?他一点也不突然地腼腆笑说:我在这里是本分,你来这里才是稀客。

我依旧还在惊喜之中,连串发问,并质问他何以帮我埋单。他不卑不亢地说:听见吵闹的声音像你,一看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08日 04:01

柴静:日暮乡关何处是

1

两年前,在大理,他开辆老富康来接我们,说“走,野哥带你看江湖”。

他平头,夹克,脚有些八字。背着手走在前头,手里捞一把钥匙,我对龙炜说:“你看他一半象警察,一半象土匪”。

他听见了,回身哈哈一笑。

院子在苍山上,一进大门,满院子的三角梅无人管,长得疯野。树下拴的是不知谁家寄养的狗,也不起身,两相一望,四下无言。

他常年漫游,偶尔回来住。诺大房子空空荡荡,只有一排旧椅子,沿墙放着,灶清锅冷,有废墟之感。平时一个人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