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土家野夫 > 文章归档 > 2011年十一月
2011年11月24日 03:11

长治文学座谈会(2)——邀请方根据录音整理

听众:野夫老师……

野夫:别叫老师。大家就叫我野哥好不好?比我年纪大的就叫我兄弟。

听众:其实我比你小,只是我看着比你大。(众笑)你在这讲课的时候,我才了解到中国有这么个叫野夫的人,我说的是实话,但也不全是。实际上我的同龄人也都看过《江上的母亲》这篇文章,包括我,那时我就知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1月24日 03:11

长治文学座谈会(2)——邀请方根据录音整理

听众:野夫老师……

野夫:别叫老师。大家就叫我野哥好不好?比我年纪大的就叫我兄弟。

听众:其实我比你小,只是我看着比你大。(众笑)你在这讲课的时候,我才了解到中国有这么个叫野夫的人,我说的是实话,但也不全是。实际上我的同龄人也都看过《江上的母亲》这篇文章,包括我,那时我就知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1月24日 02:39

长治文学座谈会——邀请方根据录音整理

主持人:今天野夫先生来跟大家谈一些关于文学和人生的问题。按照惯例,我好像应该先介绍一下野夫先生。但我突然觉得不知从何说起,他虽然做过很多种职业,比如老师、公务员、书商、作家、编剧、制片人,甚至还有警察和囚徒,但他首先是一个行者,用他自己的话说,就是“跑江湖的”。他的一个朋友在一篇叫《醉眼看野夫》的文章里,说他好酒,好友,好文,当然,也包括“好色”(众笑),还有说他食性杂,经历杂,文风杂,因此他是一个难以介绍定义和评价的人,希望通过这次座谈大家能认识一个更加全面的野夫,我就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,把宝贵的时间留给野夫先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1月02日 18:08

深入他乡

变迁的时代,多数人没有了故乡——或者将家山遗忘在道路的起点。于是,所谓盛世的浮华,往往暌隔了我们对乡土中国的转顾。城市虽然不断扩张其边界,农村一点点被吞噬进其现代化的矽肺般的胸腔。但是,至今农村依旧是广大的存在,像是这个飞扬跋扈时代的一道硬伤。仿佛为了逃避那种隐痛,无数人背井离乡,将村野百姓父老乡亲漠视在近乎中古的时光深处。

而我,依稀是一个怀旧的浪人;在黄昏的余晖下,在那些日渐消逝的古老风景中,似乎看见旧日乡村浮现出来,还荡漾着灾荒岁月的冷火秋烟。似乎正是这样一些突然的哀伤,搅起了一点埋名江湖的豪兴,遂因之走进了地震劫后的罗江。

乡村建设或者乡村改造......

阅读全文>>